2020-05-11 12:48:53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董磊
核心提示:奧巴馬政府和特朗普政府初期國內安全委員會負責委內瑞拉事務的費爾南多·庫茨的表態很明確:“我根本不相信在那兒的同事會參與這種事兒。這明顯就是業余人士干的。”

參考消息網5月11日報道 法國《世界報》網站5月9日刊發報道,講述了近期一隊美國雇傭兵入侵委內瑞拉事件的始末。這篇報道摘編如下:

提前曝光的登陸行動

5月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福克斯新聞上評論慘敗時大發雷霆。5天前,委內瑞拉當局宣布挫敗一起登陸企圖,行動的是兩艘登陸艇和20多人組成的被認為是叛軍的一支隊伍。

特朗普諷刺道:“它肯定不是喬治·華盛頓將軍指揮的。這不是一次好的襲擊。我認為他們在沒登陸之前就被盯死了。如果我們能夠和委內瑞拉一道做點兒什么,就不應該是這樣。”

由一個通訊社提前公布這樣的挫敗,這種情況著實少見,然而在這支離奇的隊伍身上發生了。5月1日,美聯社記者約書亞·古德曼發表了一篇長文,講述“原‘綠色貝雷帽’人員主導的想要趕馬杜羅下臺行動的失敗”。該文詳細地描述了一位美國前軍官喬丹·古德羅策劃的行動,其目的是讓一支小隊登陸委內瑞拉海岸,并希冀由此掀起一場全國范圍的起義。

只是有一個細節在其文中是缺失的:胎死腹中的行動實際上在兩天后的確實施了。這次行動的結局是8名叛軍死亡、其他人被俘(其中有兩名美國人),這也讓人想起了美國在拉美發動政變以及一些雇傭兵悲慘遭遇的歷史。

退役老兵組雜牌聯盟

所有一切始于一年前,也就是2019年4月針對馬杜羅的政變失敗之后。當時,特朗普的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這位懷念1961年反卡斯特羅“豬灣事件”的政客,把所有的賭注押在了委內瑞拉政權部分人會反查韋斯。不過,他沒有成功。

幾周后,一個雜牌聯盟在哥倫比亞波哥大一家酒店里聚頭。有一些傳統的反查韋斯者,也有一些雇傭軍,而雇傭軍的代表人物就是曾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服役過的喬丹·古德羅。這名老兵是2月份在委內瑞拉的一個支持瓜伊多的聚會上接到了委托,而這個聚會是由英國企業巨頭理查德·布蘭森贊助的。

退役后成立自己安保公司的古德羅,不可能之前就和特朗普的保鏢基斯·席勒有什么聯系。哥倫比亞當局就此好奇地問及此事,美國中情局稱和古德羅沒有任何聯系。其實古德羅原本依靠的是一名查韋斯主義者克利弗·阿爾卡拉,曾經位列將軍的這位人物,最后卻轉變為反政府人士。

一些瓜伊多的親信開始接近古德羅。瓜伊多的一個顧問、生活在邁阿密的胡安·何塞·倫東,開始接觸古德羅的安保公司并建立及擴大了聯系。漸漸地,一些叛軍集中到了哥倫比亞3個訓練營地。物資遠遠少于古德羅確定的政變預算150萬美元,但他依舊繼續在推進。然后一切就亂套了。

兩名美國人成階下囚

古德羅的計劃5月1日被記者曝光,變成了盡人皆知,但是他拒絕放棄。兩天后,兩艘登陸艇被馬杜羅當局的部隊捕獲。雙方進行了交火,8名叛軍被打死,還有兩名美國人成了階下囚——一個是美國前特種部隊成員盧克·登曼,曾于2006年至2011年在美國特種部隊服役。另一個是曾在1996年至2013年服役的美國前特種兵艾蘭·貝里。

古德羅成了此次計劃的唯一堅持者。瓜伊多的親信都否認與此有聯系,華盛頓方面也否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6日宣稱:“美國政府沒有直接參與此次行動。如果我們真的參與了,結果就不一樣了。”針對兩名被羈押的美國人,蓬佩奧又說“我們只是想讓所有美國人回家”。他還警告說:“如果馬杜羅政府決定繼續羈押他們,我們將利用所有手頭的手段把他們弄回國內。”

費爾南多·庫茨是奧巴馬政府和特朗普政府初期國內安全委員會負責委內瑞拉事務的官員。他的表態很明確:“我根本不相信在那兒的同事會參與這種事兒。這明顯就是業余人士干的。”

委內瑞拉電視臺播放的抓獲登陸雇傭兵畫面(法國《世界報》網站)

委內瑞拉電視臺播放的抓獲登陸雇傭兵畫面(法國《世界報》網站)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